声音·法治[2012-06-29]

“当前推进个税改革除了要下大决心外,对于具体的制度设计尤其是分项扣除的实施细则如何确定,是一个更为现实和紧迫的问题。优化个税制度设计,须强调 综合计征、分类扣除、年度结算 的改革方向,以利于优化其调节社会成员收入的功能。由此,更合理的制度设计,是合并计算家庭所有收入,再考虑人均收入水平的差异,区别对待。”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

目前,个税改革的主要目标,不是为政府筹集更多的财政收入,更主要的是有效调节个人收入差距,缓解社会分配不公的矛盾。去年个税调整后,全部工薪纳税人中,适用5%税率的工薪纳税人比重约为70%,适用的税率在10%以下的工薪纳税人比重达到了94%。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近日表示,个税调整的最终目的应该是再分配的“抽肥补瘦”,从促成社会结构优化的角度讲,未来个税的设计还应更充分地体现对社会中等收入阶层的扶持。

“在当前情况下,增加奖励假期,会增加企业负担;同时由于放假时间较长,反而会更加导致企业不愿雇用女性员工,从而妨碍女性员工的就业。且类似的假期规定,从立法技术上讲应当在制定人口和计划生育相关法规时作出规定为妥。因此,建议在草案修改稿中删除相关内容。”

——深圳市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陈涤

记者从近日召开的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上获悉,《深圳经济特区性别平等促进条例》中此前备受关注的10天育婴假、男性关爱日、女性弹性退休等以性别平等为主题的立法规定,在提请审议的该条例草案修改稿中已没有了踪影。对此,深圳市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陈涤进行了上述解释。

“目前,这些零售巨头基本上控制住了主要的流通渠道,甚至在部分地区或部分城市处于垄断地位,中国的厂商、供应商都属于弱势地位,这种话语权的不平等,造成了供应商被迫地接受了收取各类不均等费用的潜规则。”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夏欣

近年来,零售巨头们凭着市场占有率优势,店大欺客,与供应商、生产企业关系日益恶化,尤其表现在零售企业对供应商收取的进场费名目繁多。近期有媒体报道,经过国家有关部门联合整顿,近期零售商对供应商的压力有所缓和,但零售企业乱收费现象并未改善。对此,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夏欣作了上述评论。

“既然是公办幼儿园,依靠国家财政办学,它就脱离不了公共资源的属性。若幼儿园将部分资金和师资力量去搞高价教育,这就相当于侵占了公共资源。幼儿园按价设班是将成人社会贫富两极分化延续到了幼儿教育,是违背了整个国家公平、和谐的追求。”

——西安工业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郑升旭

近日,一则“公立幼儿园按收费分班,家长怕娃从小就被贫富化”的新闻引发社会各方争议。西安工业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郑升旭认为,目前整个社会教育名义上是公共化,其实质却是商品化,是社会两极分化的稀释。

(本栏目由本报实习生刘光辉选编)

(本文来源:法制网-法制日报 )